健康报网首页

针药二途 理无二致

2018-09-05 22:45:34 来源:健康报

  侍诊上海市名中医苏励教授数年,总见他面带微笑,顷刻间诊断已明,处方悉具。待患者复诊,往往都一扫愁容,改善显著。笔者自2016年9月受命赴马耳他,临证、授课之余,再忆苏师脉案细节,豁然开朗。此地虽难获中药,然针药一理,以针灸等治疗亦获佳效,书以记之,与同道分享。

  “明于阴阳,可以解惑”

  局部症状可作为诊断提示,但不建议作为唯一诊断依据,需纵观全身,四诊合参,方见“庐山真面目”。

  某壮年男子患痔疾多年,经两次手术,仍频频发作。肛门坠胀肿痛,大便带血鲜红,舌苔厚腻,颇有阳热实证之象。然屡用清热凉血软膏、栓剂不解,形体虽盛而脉弱,长期眠差易醒,苔虽腻而舌质淡,乃知其标实为下焦湿热,本虚为心脾气虚。遂于漏谷、上巨虚施针,以温和手法略解邪实,再以艾条灸神阙、关元、双侧神门。针毕,肛门坠胀即大减,当晚睡眠转佳,次日便血明显减轻。隔日重复上述治疗一次,八日共行四次后诸症皆平,再以艾灸神阙、关元善后,未见复发。

  又一壮年男子外感频咳,咯痰黄绿,声嘶息粗,鼻塞咽痛数日,看似风寒未解,痰热内盛的阳实证。患者急问是否需服抗生素。诊其脉浮滑略乏力,观其舌淡红、苔薄白,乃知为风寒束肺,稍有郁热,且肺气不足,根于阴而症似阳。乃告知其先以针灸治疗,三日不解再服药。取合谷、孔最宣降肺气,再以艾条灸风府、太渊、列缺、神阙,达到疏风、散寒、益气的目的。次日,咳嗽大减,咯痰量少且转为透明,声嘶明显减轻,再无鼻塞。隔日再予上述治法后,仅余微咳,后以补肺益气之法收功。

  “五行制化,所言非虚”

  初识中医者,最易将五行制化看作牵强附会的口号。多年前,笔者亦有同感。然观恩师及历代名医用药,常津津乐道于“金水相生”“培土生金”“泻南补北”“佐金平木”等。自行遣方用药时,虽亦有成功案例,但每味中药性味归经本就复杂,鲜有仅归一经者,且以多种理论学说均可解释其作用机理,故而体会欠深。马耳他中医治疗患者往往以针灸为主,经络定位明确,且极少配合中药或其他治疗,为观察体会针灸疗效提供了绝佳条件。

  一位因暴怒致久咳难以入眠的女性患者,曾于当地澳门巴黎人赌场官网诊为“百日咳”,口服抗生素治疗久不见效。后来,每天以包括糖皮质激素在内的三种吸入制剂轮番吸入,仍收效甚微。发病过程清楚,病因明确:暴怒致肝木之气过亢,反侮肺金,肺失宣降。故以“佐金平木”之法,仅取两穴:取肺经孔最,宣降、补益肺气;再取肝经太冲,疏肝理气。针毕即获佳效,当日咳嗽大减,当夜安眠。后经上述治疗配合适度调补,患者停用所有吸入制剂,咳嗽得愈。

  某长期严重痛经、经量过多的女性患者,伴神疲、乏力、自汗,舌淡红、苔薄白,六脉细滑乏力。初考虑为脾肾气虚,失于固涩,故自汗、月经量过多;气血亏虚,卫外无力,经期生理性失血,导致血海空虚,寒凝胞宫,气滞血阻,出现显著痛经。故针刺三阴交、血海(经期不用此穴),理气活血,配合悬灸神阙、关元、阴陵泉、涌泉等补脾肾之气。治疗后,痛经及自汗有所缓解,但月经量仍不减。反复思考后,笔者认为经期为肝气疏泄功能所主导,疏泄太过则月经量过多。又考虑患者平素体虚,若于经期泄其肝气,恐生变证,故参考“佐金平木”的治法,在经期加用温灸双侧太渊,温补肺气以平肝气。一次治疗后,经量即明显减少。

  “后天之本,时时兼顾”

  苏师开具的处方中,常常会特别加入固护脾胃的药材。他说,自离开母体后,饮食就成了人体气血生化的主要来源,脾胃则是运化食物中精微物质的关键。脾胃功能不健,则药物吸收不佳,气血生化不足,患者就很难康复。受此启发,笔者在治疗各种杂病时会酌加阴陵泉、足三里、脾俞、胃俞等健运脾胃。

  如肺气不足所致的自汗、易外感,在补肺气的同时补益脾气,往往止汗、防外感效果更佳,疗效更稳固。不论是失眠、焦虑、抑郁、月经不调、不孕不育,还是关节疼痛、腹泻、便秘等,甚至是用针灸减肥,配合调整脾胃功能的治疗,常可使患者在病情好转的同时,精力充沛,加速康复进程,生活质量随之提高。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