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呈上升趋势 加强性知识教育至关重要

2018-12-03 18:56:48 来源:央广网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近年来,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呈现快速上升趋势,高校艾滋病问题日益受到社会关注。中国疾控中心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我国高校有3077例学生感染,81.8%为同性性传播,安全套使用率不足40%。而据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公布的“2018年在校大学生性知识教育调查”,55%的受访学生表示“不会刻意关注”艾滋病防治知识,超九成学生认为有必要加强性教育。


加强艾滋病防控、性和生殖健康教育至关重要

记者从中国疾控中心了解到,我国年度新增的15-24岁的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在相应年度的青年感染总人群中的占比从2008年的5.77%上升到2017年的23.58%,这一数值,已经超过了国际艾滋病10%的“重灾区”认定感染红线值。

“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吴尊友透露。

以北京为例,截至2017年6月底,北京学生艾滋病感染者累计1244例,其中18至22岁的大学生占722例,感染者中大学生人数超过半数。而大学生感染者中,男生又占98.48%,男男同性传播的比例为86.7%;而据河南省疾控中心,2018年1-10月河南省15-24岁青年学生每年新发现报告艾滋病患者已超过130例。

“我们调查过,有过性经历的学生安全套使用率还不到40%,青年学生处于性活跃期,容易出于好奇或受不良诱惑而发生不安全性行为。”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说。

北京市疾控中心在对学生感染者的调查随访中发现,普遍缺乏性与生殖健康知识、通过性行为感染艾滋病,是导致北京学生群体艾滋病比例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鉴于此,韩孟杰认为,加强艾滋病防控、性和生殖健康教育至关重要,“不能让防病知识缺乏毁了孩子一生的幸福”。

韩孟杰表示,此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和教育部已建立和完善了校园艾滋病感染的疫情通报制度,并联合开展了高校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工作的试点,同时开发了针对于高校学生网络的远程共享课程——《艾滋病性与健康》。据韩孟杰介绍,目前该课程已经有800多所学校选课,近100万的学生观看。


超九成大学生认为有必要进行性知识教育

“我们了解到,学生对艾滋病知晓率还是挺高的,但是他们对艾滋病的防护意识很差。”韩孟杰指出,学生缺乏自我防护意识,是目前高校防艾工作的一大障碍。

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公布的“2018年在校大学生性知识教育调查”显示,受访在校大学生有55%表示“不会刻意关注”艾滋病防治知识,超七成大学生谈“艾”色变,超两成大学生认为自己对性知识“缺乏了解”,超九成大学生认为有必要在大学接受性知识教育,且最希望通过“选修课/必修课”“专题讲座、科普宣传活动”了解性知识。

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公布的“2018年在校大学生性知识教育调查”。(麦克思研究院供图)

国务院办公厅在2017年印发的《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指出,教育、卫生计生和共青团等部门和单位要将性道德、性责任、预防和拒绝不安全性行为作为教育重点,督促学校落实预防艾滋病专题教育任务,积极发挥学生社团、青年志愿者和学生家长的作用,加强学校预防艾滋病和性健康的宣传教育。而该调查还显示,受访在校大学生表示所在学校“已开设”性知识教育课程的比例为15%,“未开设”的比例为65%,超五成大学生认为目前高校的艾滋病宣传不到位。


高校推出艾滋病“自助检测包”

早检测,早发现,不断扩大艾滋病的检测率,是目前国际上关于艾滋病防控的重要做法。韩孟杰告诉记者,“十三五”行动计划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检测发现90%的感染者。中国疾控中心也参与到了高校试点工作中去,今年陆续在学校周边设置了志愿者检测门诊,为学生提供服务。

对不愿意接受面对面检测的学生,韩孟杰表示,目前正在高校推行自助检测服务,即尿液传递检测,全国大约有11个省,52所高校设立了自动售卖机,学生可自行购买诊断试剂,把尿液送到尿液回收器里,由专业机构进行检测,并通过网络和手机将检测结果发送给检测者。

11月28日,陕西省首个艾滋病病毒尿液检测包在陕西中医药大学成功售出。据记者了解,该检测包售价30元,被置于一台特制的饮料零食自动售货机中,检测者可通过微信、支付宝、现金等支付方式进行购买,并进行自我采样,将样本投入到尿液标本收集柜后便可完成检测。同时,检测者通过尿液检测包内的编号在网络上就能即时匿名查询检测过程及检测结果。

陕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常文辉表示,尿液传递检测是艾滋病病毒检测方式的一种,安全性可以得到保障,且具有免抽血、自我采样、自我送检等优点,既方便快捷又可以保护检测者隐私。

“现在有设备的大概有80多家,一些学校也在陆续地开展这项工作。”韩孟杰说。


“性教育需从小抓起”

从调查数据来看,只有36%的学生是通过学校途径接受性教育及艾滋病相关知识。“我们了解到很多情况是学生有防艾知识,但是觉得这个知识是用来帮助别人的,而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种风险对他(她)也是存在的。”韩孟杰表示高校宣传教育仍有上升空间,下一步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大在学校的防控力度,更好地让防艾知识渗透到每个学生的心里去,让学生不仅了解知识,还要做到保护自己。

37%受访大学生表示所在院校对艾滋病防治宣传不到位。(麦可思研究院供图)

“高校应研究在相关院系开设科学系统的性与生殖健康课程,并纳入教学计划和年度考核内容。同时,加强教师的培训和知识储备,为学生的健康人生答疑解惑。”韩孟杰说。

此外,由于家长与子女的接触时间和机会较多,通常被认为是子女性教育的“第一人”。但据麦可思调查数据显示,受访在校大学生的现有性知识来源途径是“家庭教育”的比例仅为13%。

除了在学校开设相关课程外,韩孟杰认为还应该把家庭教育纳入其中,从小做起,关口前移,以便让学生在进大学之前就有正确的性观念、性道德和性意识。并使用安全套,推动自我检测,促进早检测早诊断,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